当前位置:首页 > 北科校报

我的导师唐英先生

作者:王鹏飞 | 来源:校报 | 更新时间:2017-05-19 | 点击数:

小学至今已经寒窗苦读二十载了,每个阶段遇到不同的老师。现如今已在读研,我有幸遇到了我的导师唐英老师。研究生阶段,习惯把老师叫做导师,而老师与导师的区别在于一个“导”字,即重在引导,这就与之前阶段的被动式教学有所区别。是授之以渔而非授之以鱼,是平等对待而非上下级关系。

唐老师就任于机械工程学院,从事机械方面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在十几年的教学生涯中,培养了无数的本科毕业生和40多位研究生毕业,将其一生奉献于教育工作。使我不由地想到了唐代李商隐的一句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教师是一项神圣的职业,也是一份良心职业。

古之学者必严其师,要说唐老师严厉,据说是学校出了名的。2015年夏天,我收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确认了在唐老师名下继续深造,为了更多地了解唐老师,我在网上搜集了好多她的资料,并且咨询了相关人员,其中大家公认的就是唐老师很严厉。当时我就想严师出高徒嘛。和老师相处了一年之久,发现唐老师的严厉更多是在科研方面上,与其说是严厉不如说是严谨,而在生活上她显得随和。

记得有一次和老师一起去工厂里,处理完工作已临近中午了,老师说附近有个房车展要带我们去看看,我们当然是求之不得。看到了漂亮的房车,老师显得特别高兴,并主动叫我们为她拍照合影,此时看到老师完全像一个小女生,丝毫没有掩饰。我想虽然老师40多岁了,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片童话的世界,这样的老师倒是显得有些可爱。

我们甚至可以和老师就一个科研问题争得面红耳赤,但生活上很少有不愉快。唐老师曾这样对我们说:“我自认为我是老师,是导师,不是老板,因此我把你们当成和我平等的创造者。我们可以“导”“学”相长,共同探索。我在某些方面更有经验,但我不是先知,因为有时候我也会有不对的地方。我希望我是好老师,好导师而不是好老板。我没有点石成金的本领,但点石成铜还是可以的。我会把我有限的点石成铜的本领毫无保留的用在你们身上,多给你们一些指导、指引,希望你们自己能够百炼成金。”

读研后,上课的时间少了,只是在研一的时候有课程安排,记得当时选了唐老师的课《数控技术》。老师讲课很认真,准备的教案也很精美,问题深入浅出,课后答疑解惑,并且课程还安排有实验,使我们更好地掌握。老师对自己的要求也很严。有时跟着老师去外出差开会,时常会听到专家们说老师的方案做得很详细。也许他们不会想到方案的背后凝结了老师多大的心血,我们有时会看到老师加班到深夜。尤其到了现在,老师还要兼顾我们的课题进展,毕业事宜。她把全部的心血投入到事业中。两年半的时间很短,但我要向唐老师学习的还有很多,我也很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都说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那么唐老师也参与了我的灵魂的铸造。三尺讲台,三寸舌,三寸粉笔,三千桃。这就是我的导师——唐英先生。

图说北科更多>>

视频新闻更多>>

  • 北科大新闻第1179期
  • 街坊零距离-校友学生共话校庆
  • 【中央电视台】誓言无声 柯俊:钢铁大师的报
  • 庆祝第33个教师节-做好学生引路人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