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学习 > 学习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

郑长忠:法治是政治生态安全的基石

作者: | 来源:人民网 | 更新时间:2015-11-26 | 点击数:

近期,高压反腐成为中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现象。由此,围绕反腐败这一中心议题,人们开始对反腐败方式以及从政生态等相关内容展开讨论。这些讨论的出现,说明高压反腐已经开始产生重大社会效应了,同时,也说明对下一步反腐工作到了需要做出深入思考的时候。

“当官也高危”的四大原因

高压反腐下,一些人不由感慨,“当前中国,从政是最危险的职业之一”。细究起来,之所以这些人会将从政看成是当前最危险的职业之一,原因有四:

一是中央的措施严厉。八项规定以及相关配套政策,可以说是招招击中要害,任何一次都不像十八大以来的措施之坚决、力度之大。同时,对腐败零容忍的态度,更是前所未有。这些“高压电”的存在,使人们感到从政是当前“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二是官场陋习已经形成太久了。八项规定以及相关配套政策,实际上都是针对官场陋习定的。这些陋习甚至腐败现象,一方面有其传统根源,另一方面也是因改革开放以来打击力度不够大,或是无法做到持续打击而滋生起来的。沾染上官场陋习,不论是观念上,还是行动上,一时都很难改过,于是就提高了所谓“中弹”的几率。

三是权钱交易的制度空间太大。由于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是在政府培育与推动下发展起来的,因此,在此过程中就存在着权力与资本同谋的空间与可能。如何抵御制度性不完善所带来的腐败诱惑,就成为考验职务上存在着权钱交易便利的官员的一项内容。所谓“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

四是官场竞争太激烈。古今中外,官场都是竞争相当激烈之场域。官场是以权力为运行机制的,官场竞争既有明的斗争,也有暗的使劲。如何扬长弃短,成为完善反腐败工作的内容之一。激烈的官场竞争使从政成为了“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的优势在哪

一年多来, 八项规定颁布与高压反腐推进,一大批官员或因违纪或因违法而倒下。贪官被揪出,固然大快人心,“老虎”与“苍蝇”一起打,固然让人服气,但是归根到底,这些都是让人感到痛心之事。

一是这些官员都是党和国家培养多年,付出了成本,出事了,让人痛心。二是这些官员都是在一定位置上,是干部队伍一员,许多地位还不低,如果大批出事,党的形象和官员形象受到影响,让人痛心。三是这些官员也有家人和朋友,出事了受到惩罚是应该的,但是,对于其家人朋友来说毕竟是难过的,让人痛心。

虽然,暴风骤雨式的高压反腐,可以起到“刮骨疗伤”之效,但毕竟还是让人感到有诸多痛心。由此反观,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判断,那就是一个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是政权、民众与官员多赢的基础。

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对于党和国家来说,有以下好处:一是可以为赢得人民支持与认同奠定基础。人们对政权的理解不是抽象的,很大一部分是基于对掌权者的认同,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可以保证从政者绝大部分做到廉洁。二是可以防止因为官员腐败带来的全局性或地方性的政局动荡。三是可以减少因为官员腐败而带来的国家、社会损失。

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对于民众来说,有以下好处:一是可以有一个持续的清廉政府。二是可以有一个持续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三是可以不用担心个人利益因为某些官员的腐败而受损。

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对于官员来说,有以下好处:一是使自己德性的提升有了外在环境支持,使自己可以不被腐败诱惑干扰;二是可以使自己不用担心被各种实名或匿名举报所干扰;三是可以使从政成为一个能够实现理想而又不会充满危险的安全职业。

定型政治文明形态,走出运动式反腐

中央之所以要下决心加大反腐力度,形成高压态势,究其根本,不是为了反腐而反腐,而是为了塑造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

第一,腐败生态已形成,要扭转局面,塑造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就必须“刮骨疗伤”,加大反腐力度,对既有腐败现象与问题进行清理。第二,通过高压和持续反腐,使想腐败的人不敢腐,同时也使新进入公权力领域的人接受“廉洁从政是理所当然”的观念,从而为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的形成奠定基础。

从一定意义上说,上述两方面内容,还只是就反腐谈反腐,尚未将反腐与整个国家政治建设的深层次原因联系起来。从根本来说,高压反腐不仅是为了塑造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而且也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内在要求。

为了走出古典政治文明崩溃而导致的民族危机中国共产党十分重视现代政治文明的构建。建国之后,为克服一盘散沙的社会特征与现代化建设组织化诉求之间的矛盾,建立了计划经济体制与单位社会体制,为现代化建设奠定了组织化基础。

为了给现代化建设提供可持续发展的内在动力,中国共产党做出了改革开放决定,并在党的十四大决定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入现代政治文明主体要素生成阶段;党的十五大提出依法治国,标志着现代国家建设全面推进;党的十六大提出“三个代表”,标志着党根据市场经济规律而全面创新和发展;党的十七大在明确了科学发展观的同时提出了和谐社会建设,标志着现代社会的生成。

然而,现代市场、现代国家、现代政党与现代社会,作为现代政治文明要素的生成是渐进的,各要素功能并未得到充分发展,各要素之间也尚未形成有机化。正是如此,导致了腐败空间的存在。由此,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着眼于现代政治文明形态的整体发展,进行了顶层设计,作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全面深化改革的目标。

为了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实现中国特色现代政治文明定型,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最终实现,一方面要推动现代政治文明各要素的功能得到充分发展,以及推动各要素之间有机化,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另一方面,还必须推动反腐败。

一是清除阻碍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利益藩篱,因为腐败是基于制度不完善而形成,既得利益者可能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阻碍改革。二是加大反腐败,使民众对国家治理现代化中定型的中国特色现代政治文明产生认同。三是能够做到持续反腐,这既是为国家治理现代化服务的一个重要手段,也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为塑造廉洁与安全的政治生态而构筑法治基石

从国内外成功经验及现代政治文明发展规律来看,走向法治反腐是一条必经之路、治本之道。法治化,不单单是制定一两个法律的问题,而是一项系统工程。

一是推动政府改革。包括推动政府职能转换与职能实现方式改革,以及建立政府权力清单两方面,并在法治程序上予以保证。前者可以使政府职能从直接对微观经济主体的管理中退出,在其他方面管理和落实的过程中,也有多元主体参与和监督;后者可以使政府权力有相应边界。由此,可以使权力寻租空间在制度上被压缩。

二是推动国家廉政体系全面建立与发展。政党纪检部门除了要加大反腐力度外,还要推动国家廉政体系全面建立与发展,充分调动国家力量与社会力量在腐败监督预防中的作用,并使之法治化、制度化与机制化。

三是加大反腐败的法律体系建立。要进一步订立与发展反腐相关的法律法规,除了对上述两方面内容予以法治化外,还应针对具体反腐败内容订立相应法律法规,包括规范举报等。一方面使腐败分子能够受到法律惩处,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效保护官员。

(责编:邢华超、闫文振)